黨政要聞

奮進四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四川發展成就述評之一

文章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5日 點擊數:71 字號:

經濟總量不斷攀升   

1952年,四川地區生產總值僅有24.6億元,2007年突破萬億元,2018年突破4萬億元,達40678億元,按不變價計算是1952年的182倍  

產業結構持續升級  

1952年三次產業結構為59.2:14.9:25.9,1991年三次產業結構調整為33.4:37:29.6,2016年三次產業結構調整為11.9:40.8:47.3,服務業比重超過第二產業  

城鄉經濟融合發展  

1982年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僅為14.1%,2017年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0.8%。除成都外,綿陽、南充、瀘州、宜賓4個市邁入百萬人口大城市行列  

投資規模不斷擴大  

1952年全省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僅有1.3億元,2018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28065億元,是1978年的1247倍。全省水電裝機容量、天然氣產量均居全國第一  

國內市場繁榮活躍  

1978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僅61.6億元,2018年達到18255億元,是1978年的296倍  

開放合作成效顯著  

1981年全省進出口總額僅約1億美元,2018年進出口總額達899億美元。2018年,落戶四川的世界500強企業達347家  

成都,寬窄巷子,一場關于“時光”的展覽正在進行。  

一張張泛黃的照片,一個個真實的生活場景,一件件沉淀歲月痕跡的老物件,鋪展出一幅長達70年的歷史畫卷。  

時間,是一種充滿魔力的尺度,印刻著那些至今回味仍激動人心的瞬間——  

1952年7月1日,成渝鐵路全線通車,這條新中國成立后建成的第一條由中國人自己設計建造的鐵路,穿行于祖國的大西南。  

1978年1月,廣漢金魚公社,一種“分組作業,定產定工,超產獎勵”的農業生產責任制悄然萌芽,展開了中國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最早實踐之一。  

進入新世紀,西部大開發春潮涌動。2000年5月,首屆中國沿海企業產品博覽會暨投資洽談會在成都舉行,這項后來更名為中國西部國際博覽會的盛會,迄今舉辦17屆,已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  

新時代,新使命。2013年,全國唯一一個國家級資源綜合開發利用試驗區——攀西國家級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獲批;2014年,四川首個國家級新區——天府新區獲批;2017年,中國(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獲準設立……  

70年,波瀾壯闊、碩果累累。70年,翻天覆地、日新月異。從解決溫飽到總體小康再向全面小康大跨越,從一窮二白到經濟大省再向經濟強省大跨越!  

70年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四川省委省政府團結帶領全省各族人民,緊緊圍繞全黨全國的中心工作和發展大局,攻堅破難、砥礪前行,四川這個中國西部大省,取得經濟發展的輝煌成就。  

奮進新時代,全省上下堅定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對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為指引,全面落實新發展理念,全面推動高質量發展,著力構建“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發展新格局,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新態勢,奮力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  

跨越發展的速度  

70年來,四川經濟實現了規模大幅擴張,質量明顯提升,結構明顯優化  

9月初,中央電視臺“對話”欄目“中國產業地標”節目組來到成都。節目的錄制現場選擇在東郊記憶。  

東郊記憶,一定程度上,就是成都乃至四川的工業記憶。  

新中國成立后,蘇聯幫助中國興建的156項工程中的10項落子這里,為四川的工業經濟埋下了第一塊基石。  

“歡欣鼓舞,熱淚盈眶。”節目現場,原國營成都紅光電子廠員工雷代華,動情地回憶起60年前新中國第一只黑白顯像管出廠的情景。  

雷代華的對面,是京東方創始人王東升。他手上拿著成都生產基地剛剛投產的第6代柔性顯示屏。  

作為中國首條柔性顯示屏生產線,這里的產品厚度比頭發絲的直徑還薄,主要應用于移動終端產品及新型可穿戴智能設備。  

時空的穿越如此耐人尋味。從黑白顯像管到柔性顯示屏,兩個物件,濃縮一段跨越發展歷程。  

新中國成立之初,四川電子工業一窮二白。在蘇聯首批援建項目基礎上,利用“三線建設”機遇,四川白手起家,逐步發展。到2018年,全省電子信息產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9258億元,2019年有望突破萬億大關。其中,僅成都市內電子信息企業的數量就超過3萬家。  

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慢到快,四川電子工業濃縮整個四川經濟社會發展的歷程。  

看規模——1952年,全省經濟總量只有20多億元,到1973年突破百億元,用21年時間實現百億元跨越;2007年,四川地區經濟總量突破萬億元,用16年時間實現從千億元到萬億元的跨越;2011年、2015年,四川跨越了兩萬億元、三萬億元關口,用時分別縮短至4年。  

2018年,四川GDP總量達40678.1億元,用3年時間邁上四萬億臺階,按不變價計算是1952年的182.4倍。  

看速度——總體來看,1953年到2018年,四川經濟年均增長8.2%,增速比全國快0.1個百分點。  

改革開放以來,四川經濟跑出加速度。1979年至2018年年均增長10.2%,增速比1953年至1978年年均增速高5個百分點。  

尤其是西部大開發以來,2000年至2018年,四川經濟年均增長11.1%,增速比1953年至1999年年均增速高4個百分點。  

看結構——1952年,四川產業結構為59.2:14.9:25.9,呈“一三二”特征,屬于典型的農業大省。改革開放以來,非農產業加快發展,至2016年,產業結構調整為11.9:40.8:47.3,服務業比重超過第二產業,成為經濟發展新引擎。2018年,全省五大現代產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33692億元,電子信息、裝備制造、食品飲料、先進材料、能源化工產業正向萬億級邁進,“5+1”現代產業體系加速構建。  

作為農業大省,四川不斷擦亮農業大省的金字招牌,川豬、川糧、川茶等“川字號”農產品享譽國內外,農業“10+3”產業體系加快建設,鄉村振興正鋪展出美麗畫卷。  

看質量——新中國成立以來,四川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人均GDP由1952年的53元,增加到2018年的48883元,增長921倍,正在向中等偏上收入地區邁進。  

鼓起的不僅是老百姓的錢包,還有政府的錢袋子。2018年四川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3911億元,比1978年增長104倍。  

經濟總量增長,能源消耗卻在下降。“十一五”“十二五”兩個五年計劃,全省單位GDP能耗分別降低20.3%、25.2%,均超額完成目標任務。  

改革創新的熱度  

體制機制改革釋放活力,科技創新增強動力,形成推動發展的“雙引擎”  

9月4日,第七屆科博會開幕前一天,攀鋼集團鋼鈦研究院研究員范亞卓帶著一個手提箱,北上參展。  

箱子里放的,有院里最新的研發成果——超微球形鈦合金粉。  

這種粉末的直徑跟頭發絲差不多,可用來“打印”心血管支架等精密醫療器材,目前市場每克的售價和普通鋼材一噸的價格相當。此前,全球只有德國擁有這項生產技術。  

從論噸賣的鋼材到論克賣的合金粉,從“傻大黑粗”到精細智能的超微球形鈦合金粉,濃縮攀鋼科技攻關的結晶,也是改革創新的成果。  

2013年,攀西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獲批設立。作為試驗區內的主力軍,幾年來,攀鋼累計通過科技成果鑒定(評價)610項,獲省部級科學技術獎110項,獲得專利授權2896項。各項數據是試驗區設立之前同時段數倍之多。  

同樣在9月初,一部名為《大三線》的電視劇在攀枝花緊鑼密鼓地拍攝,故事把人們的記憶拉回到50多年前那場驚天動地的征程。為了打破國外專家關于釩鈦磁鐵礦是“呆礦”的判定,釩鈦磁鐵礦專家湯乃武等人歷經艱苦卓絕的努力,最終攻克了用普通高爐冶煉釩鈦磁鐵礦這一世界難題,填補了冶金史上一大空白。  

穿越時光,改革創新一直是攀鋼,也是整個四川的主旋律。  

敢為天下先,這支旋律很“長”——向改革發力,四川領風氣之先。在城市,早在1978年,省委就決定在工業企業開展擴大企業自主權的試點,并首選成都無縫鋼管廠等6家企業進行試點。這是全國最早的城市經濟體制改革嘗試,國有企業改革序幕由此拉開。  

在農村,2015年,四川首宗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落槌成交,作為全國農村改革策源地之一的四川,在農村改革的道路上,又向前邁出一步。  

縱觀70年,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四川一次次奏響改革強音。  

新時代吹響全面深化改革新的進軍號。用好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四川省委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精神,先后召開35次深改組、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了248個專項改革方案,電力體制、國資國企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蹄疾步穩,改革紅利不斷釋放。  

推動大發展,這支旋律很“美”——中歐班列集拼集運、公證“最多跑一次”、生產型出口企業出口退稅服務前置等自貿區改革經驗,在全國推廣。  

發端于西南交通大學的職務科技成果權屬混合所有制改革,改革啟動之前5年,只有14項專利轉讓、許可;新政實施后一年多,就有160多項發明專利完成確權。截至2018年底,上述改革試點擴大到省內45個單位,累計確權400余項,帶動社會投資30億元。  

創新平臺越來越大:9個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14個國家重點實驗室、1635個國家級和省級科技創新平臺落戶四川。  

創新能力越來越強:殲-20、“華龍一號”等一批重大科研成果在四川涌現。科技進步對全省經濟增長的貢獻率2018年達56%,比3年前提高6個百分點。2018年,全省新增專利授權量8.7萬多件,技術合同認定登記額首次突破千億元。  

今年暑假,由四川鬼才導演餃子執導的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全國熱映。其背后,成都動漫游戲企業近400家,2018年成都全市文創產業增加值首破千億元大關。  

這,是創新四川的一個生動注腳。  

全域開放的寬度  

內外協同,海陸并進,拓展四川經濟社會發展大格局  

一個真實的故事。  

第三屆西博會舉辦前,東道主四川曾正式向世界銀行發出邀請函,時任世行行長沃爾芬森回信詢問:成都在哪兒?  

這個故事,足以說明當年成都乃至西部對外開放的窘迫。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70年的四川發展史,就是一部對內協調城鄉區域發展,對外打破盆地桎梏、深度融入全國全球經濟大循環的歷史。  

四川省委省政府歷來高度重視促進區域發展,針對不同階段發展實際,先后提出不同的區域發展戰略。黨的十九大作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決策部署,把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去年6月,省委召開十一屆三次全會,作出實施“一干多支”發展戰略、加快構建“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發展新格局的決策部署。  

民營經濟和縣域經濟,作為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雙輪,加力快速驅動。  

1982年,一家名為育新良種場的企業在新津縣成立。10年后,它注冊成為“希望集團”,成為新中國第一家私營企業集團。截至今年6月,我省民營經濟市場主體已達565.6萬戶,占市場主體總數的97.3%,為全省創造了50%以上的經濟總量、提供了90%以上的城鎮新增就業。  

1978年,全省經濟總量超過10億元的僅有6個市,2018年16個市(州)跨進千億元俱樂部。成都經濟總量達1.5萬億元,在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中排第3位;4個市經濟總量超過2000億元。縣域經濟活力不斷增強,經濟總量過百億元的縣(市、區)由2000年的4個增加到2018年的118個。  

區域的共同繁榮,帶來全域的共同開放。  

70年來,千千萬萬的四川人,憑借著“五丁開山”的精神,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打通了一條條通往外界的道路:截至2018年底,全省鐵路運營里程近5000公里、鐵路進出川通道達10條;公路總里程達33.2萬公里、居全國第一,其中高速公路建成里程達7238公里,居西部第一、全國第三。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開行航線達349條,其中國際(地區)航線121條。  

今年8月,《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印發,3條通道中,有一條自成都經瀘州(宜賓)至北部灣出海口——穿破盆地,陸海相連。還有更大手筆——今年8月,成都天府國際機場航站樓主體結構全面完工,預計2021年,這座國家“十三五”期間規劃建設的最大民用運輸樞紐機場將在成都“起飛”。  

山海相連,天地一體,通道的延伸,拓展了開放的寬度。  

開放,帶來前所未有的吸引力——1993年,世界500強企業——美國寶潔公司率先落戶四川,20多年來,落戶四川的世界500強企業不斷增加。到2018年,這一數字已增至347家。  

1985年,四川第一家領事機構——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開館。迄今,獲批在川設立的領事機構已達17個,僅次于上海、廣州,是內地名副其實的“領館第三城”。  

改革開放40多年來,四川共審批通過1.1萬余家外商投資企業,投資總額近900億美元,與22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經貿關系。  

開放,帶來前所未有的發展力——截至目前,全省累計境外投資企業超過1000家,直接投資存量超過100億美元。2018年,四川出口額近6000億元,是1978年的近2000倍。  

四川產品、四川企業、四川產業,越過四川地理邊界,在全球創新鏈、產業鏈、價值鏈上不斷延伸,不斷重塑著四川的經濟地理,推動形成全新的發展格局,努力在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上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  

四川開放的范圍有多大?中歐班列(成都)作答:這條鐵路貨運線路,直通境外25個國家、49個城市,同時對接國內沿海沿邊14個城市,成為聯接四川和世界的“新絲路”。不僅如此,通過持續擴大“進出口結算在港區、生產基地在市州”合作模式,它也是鏈接省會城市與市州的重要開放載體。  

四川開放的領域有多寬?中國—歐洲中心作答:這幢20多萬平方米的現代建筑,內設歐洲商品貿易展示交易中心等6大功能區,加快中歐在商務、科技、教育、文化和藝術展覽方面的全方位合作。  

四川在哪里?如果當下還有人這樣問。建設中的天府新區會告訴你:作為支撐“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戰略樞紐與核心腹地,四川正從中國對外開放的末梢走向前沿。  

奮進四川,擁抱世界。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013888祖师高手论坛 - 百度